山西煤炭的“国进民退”重组及其影响进行评价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7-04 19:10   48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山西煤炭的“国进民退”重组及其影响进行评价

  山西煤炭的重组,不能单单看这一个事例,我觉得这涉及到我们国家现有的一些根本体制的问题,市场经济结构。

  在现在我们国家市场经济体制结构还是国有企业是老大,民营企业竞争力较低,之所以产生这样的局面,第一也是国家的政策在影响我国的现有体制,比如贷款,央企有国家财政做,地方国企有地方财政做,在市场竞争中有资本当然国企能占优势。(有观点认为是由于民营企业内部管理问题导致银行信贷风险加大而导致民营企业信贷问题,但为什么银行不为这样的民营企业设计出符合他们身份的金融产品呢?)第二宏观调控,的直接干预也导致国企和民营企业竞争一边倒的局面,这也和物权法相悖。这些都无形中了民营企业的和利益。

  说到底,其实国企不应当在这样一般竞争性的行业做垄断,不能一味的追求财政高增长。国企嘛,国有资本,也就是我们13亿百姓的资本,是应该做些为百姓谋福利,做些搞民生,谋福利,搞发展的行业,比如军工。而恰恰国企在这些方面背道而驰,房地产就是最好的例子,国企大举进入房地产,造就大量的地王!刺激房价的高增长,国企和地方才是受益者。

  山西煤炭重组说有20%的民营资本,30%的国有资本,50%的股份制。你知道50%的股份中国有又占了多大比例?所以在整个股权分配是不平等的。

  a展开全部1月13日,国务院副总理***走进了西长安街86号院,这里是国家电监会和国家电网公司的办公地。在***身边的有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以及中国电力、石化、天然气等能源企业的老总们。***和他们在一起商讨保障能源供应的办法。这一天,能源供应继续告急。全国40%火电厂存煤低于7天的警戒线座。这一天,2010年中国煤炭运需合同汇总即将终止,电煤价格再次每吨普涨30-50元,电厂要求上调电价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天,中国多个城市天然气加气站继续停止向汽车售气,中国每天平均天然气缺口已达1500万立方,日供气缺口超过30%。

  自1988年中国启动能源体制至今,20余年间,尽管“培育市场主体,提高各种能源资源合理配置”的提法不曾改变,但现实中,市场和计划两个取向间的博弈却从未见停息过。

  如果说开始的几次取消能源部委、下放重点煤炭企业、重组中石油和中石化、分拆国家电网,是向市场化挺进的话,那么近年的民营加油站、淘汰落后电厂、回收小煤矿,就是在不断提高行业集中度,增强国家对能源的掌控力。

  伴随两个方向的碰撞,分拆、价格管制、利益纷争、垄断,直至能源荒,诸多怪现状,在这个领域上演。

  以山西河南回收小煤矿为标志,中国能源行业完全国家掌控之。但让人尴尬的是,这并没能让中国在能源保障上高枕无忧。每每国际油价上涨,抑或用电高峰期到来,中国必发能源荒。

  中国能源体制眼下已成骑虎难下之势。短期内重走市场之已不现实,而眼下最具操作性的方式就是,能源价格管控,对抗垄断寡头以能源荒为手段不断提出的涨价要求。

  未来的能源体制怎么走,市场抑或进一步提高管控力?不论哪个方向,决策层都需尽快做出决断。

  22年前,当中国决定开始按照市场化方向中国能源行业时,估计没人会想到今天的困局。

  1988年,国家根据经济体制的需要,撤销煤炭部、电力部、石油部、化工部,同时成立能源部、中国统配煤矿总公司、中国石化工业总公司、电力联合会等机构和企业。不过,这次并没有实现“政企分开和确立企业市场主体地位”的目标,新成立的各大公司并未剥离相关管理职能。

  时至今日,国家能源局人士总结说,“那次基本是原来行业管理部门的一次翻牌,条块分割严重,而当时成立的能源部由于,能源部与各大公司原本应该出现的父子关系,实际上成了兄弟关系”。

  1993年,国务院机构,仅成立一届任期的能源部被撤销,同时恢复成立煤炭部、电力部。1996年,国家电力公司成立。

  1998年,中国能源体制迎来变化最大的一次。当年,煤炭部、电力部被撤掉。成立煤炭局、石化局,划归国家经贸委管理。同时,国务院决定,除神华和中煤能源外,下放所有国有重点煤炭企业,石化天然气行业拆分重组为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3家石化公司。

  2002年,国家电力公司被分拆,成立两家电网公司、五大发电集团和11家电力企业。

  这些基本确定了中国能源体制目前的面貌。上述国家能源局人士说:“1993年到2002年十年间,能源的主要目标,就是全力推进市场化进程。”

  不过,这次也留下了后遗症,能源企业几乎全部由分拆而来,每个行业只有几家,造成的后果是,企业规模和过大,而能源管理部门的相对弱小,无力进行更进一步的。

  此后的事实也证明,中国能源管理部门已经越来越难以有效驾控石化、电力、天然气这几驾由超大型能源巨头掌控的马车。

  2002年至今,中国能源领域的重点放在了价格上。尽管企业已经市场化,但价格仍由管制。

  这在天然气行业体现得尤为明显。从1997年一直到2005年,中国没有对天然气出厂价进行过大的调整。在缺乏价格激励同时又高度垄断的市场里,企业对天然气的开发和进口,长期滞后于实际需求。

  2005年的冬天,中国迎来了第一次大规模气荒,多个城市曾断气长达一周之久。此后,国家发改委宣布正式着手进行天然气价格。

  石油领域,2008年5月国际油价一飙升至147美元,两大石油公司表示价格管制造成炼厂严重亏损,同时多次要求上调油价。但由于奥运会、通胀等因素,决策层迟迟没有上调油价。随即,全国各地油荒频传,两大集团纷纷惜售。在油源非常充裕的山东,诸多长途车司机排队一天一夜加不上油,导致加油站员工的事件发生。

  直至6月20日,中国进行了有史以来幅度最大的一次油价上调,油荒才得以平息。

  在电力行业,价格管制和垄断所带来的影响也非常明显。1993年国家放开了煤炭价格,2002年进一步取消电煤市场指导价。但随之而起的便是每年一度的煤电顶牛。

  因为电价由管制,煤价由市场决定,电厂变成了夹心饼干。煤价一旦上涨过多,电厂进煤越多亏损越大,导致电厂购煤积极性不高。这便是每年电荒必然会来的核心症结。

  进行了22年的中国能源,就这样陷入了价格管制和垄断交织而成的漩涡中。在这个领域中没有市场,没有竞争,有的只是和垄断企业之间围绕价格进行的一次次博弈,和时不时就会到来的能源荒。

  2005年2月,国务院发布“非公36条”,明确提出要扶持更多的民营企业参与到石油、电力等垄断性行业中来。

  但是,至今5年过去,“非公36条”依然是一扇玻璃门。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几大能源公司在相关行业的垄断地位更加巩固。

  事实上,尽管能源属涉及国计民生的战略资源,但垄断也绝非掌控这一行业的最优手段。在美国,主要能源行业一般会有10家以上的大公司运营其中。石油行业拥有BP、壳牌、埃克森美孚等近10家油企,天然气行业有50多家公司,电力行业则拥有190多家电力公司和电网企业。

  中国能源网副总裁韩晓平说,在美国如果两家石化公司的老板坐在一起谈到了价格,就属于违法。但在中国,你会经常看到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共同要求涨价。

  国家发改委人士说,在能源市场竞争不充分的情况下,价格管制是必要的。在没有垄断的情况下放开价格,只会造成价格失控,恶性上涨。

  但问题在于,的管制往往造成企业无法根据成本调整价格。最终导致能源企业供应积极性不高。

  韩晓平说,现在来看,越是想管好的能源行业,越是容易出现供应荒。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能源部门人士坦言,在目前的基础上,能源体制向市场方向推进哪怕是一步,都非常。垄断的力量变得愈发强大。

  2003年,国资委宣告成立,掌管中央企业18万亿资产。第二年,国资委宣布三年之内,央企要做到行业前三名,否则将从国资委的央企名单上消失。近200家央企纷纷开始做强做大,原本就已经高度垄断的能源行业进一步集中。上述人士说,“在这种考核体制下,谁会愿意分拆!谁还愿意看到更多的市场竞争对手进来!”

  转而,即便是在能源大集团之间,想开展竞争都难。以石油行业为例,按照当年成立三大石油公司划分的界限,中石油、中石化负责上原油开采,中海油负责海上。近几年,中海油曾多次尝试“上岸”作业,而两大集团也多次表示要“下海”,但至今这一界限仍未见突破。垄断企业间相互竞争的设想,也仅仅是在国家能源局的闭门会议上,小范围讨论过而已。

  电力方面,自2002年国家电力公司拆分以来,这个行业还没有出现一家有实力参与到市场竞争的企业。国家电监会人士直言,电改这么多年,除了拆分形成几家公司外,我没看到其他任何的进步。

  不愿透露姓名的能源部门人士说:“能源至今,不是,企业不是企业。主要能源行业中,一家独大,老大不种地,全家都挨饿。”

  该人士悲观地表示,未来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能源需求仍会大幅增加,“要解决能源荒,眼下没有任何办法。”